返回頂部
當前位置:首頁 > 文化茅臺 > 國際茅臺

李克農、喬冠華和茅臺酒

發布時間:2016年10月07日

分享至:
打印
    李克農和喬冠華是志愿軍朝鮮停戰談判代表團的最高領導人。入朝時,李克農任外交部常務副部長、軍委情報部部長,喬冠華則是外交部政策委員會副主任、國際新聞局局長。兩位要員坐鎮朝鮮開城,運籌帷幄,但在對美談判中從不露面。為此,他們的事跡也極少為外人所知。在代表團中,他們分別稱為“李隊長”和“喬指導員”,以資保密。
瘦高個,戴一副黑框眼鏡,常因疲勞而眨眼,外出時總是拿著一根文明棍的喬冠華是代表團的“秀才”。這位又被稱為“喬老爺”的能人有兩大嗜好:一是香煙,一是茅臺。喬指導員酷愛茅臺,代表團無人不曉。
    喬冠華協助李克農工作。代表團的領導層常開形勢分析會和談判的戰前預備會。這兩大會議都由喬冠華主持。喬冠華開會時常帶著茅臺,但他也不是一個沒有分寸的嗜酒者。許多年后,代表團的第三號人物,志愿軍總部政治部主任杜平,曾在回憶錄中這樣描寫道:
   “每次開這樣的預備會時,喬冠華總在身邊放一個茅臺酒瓶子,說到高興時就品一口茅臺酒。但(談判瀕于破裂的)那幾天,他卻顧不上‘照顧’茅臺酒了,因為李克農和朝鮮同志都一起參加分析會。”
    喬冠華同茅臺酒的緣分,也可從志愿軍談判代表丁國鈺的談話中得到印證。2003年6月,朝鮮停戰協定簽字50周年的前夕,田進大使和作者造訪了丁老。這位外交部唯一健在的長征干部兩次提到這位“秀才”,并風趣地談到他:“茅臺喝得差不多時,點子也就出來了。”
    茅臺就有此神效。信不信由你!
    代表團給北京的文電,大部分系由喬冠華起草。在一段時間里,作者在他跟前做些輔助工作,有幸多次目睹喬冠華寫稿時特有的工作方式。
    每次寫稿時,他總是在臥室外一間不大的工作室里猛吸著煙,來回踱步,昂首深思,時而嘬口茅臺,口授內容。在一邊等候著的參謀便伏案疾書,將其記錄,然后交喬冠華過目定稿。特別是談判緊張時期,每次同以美國人為主的“聯合國軍”代表會晤的情況都要報告北京。眾所周知,我中央領導有夜間工作的習慣。待發出的電報批復回來,往往已是次日凌晨。此時,代表團還須根據指示修改或重擬發言稿,趕在當日早上談判桌上使用。時間十分緊張,沒有高效,不能完成。酒可提神,喬冠華寫稿時茅臺不可或缺。
    李克農也同茅臺有緣。不過,在有關問題上,他總是站在高處。
    在美機的狂轟濫炸下,志愿軍的日用品供應十分緊張,茅臺不是必需品當然更不在話下。但李克農年事已高,患有風濕癥,時需以酒去濕暖身。鑒此,代表團對李克農提供了茅臺。這藥用的茅臺也為下面的工作人員所垂涎。
李克農身邊有一名得力的參謀。談判最緊張時,這位參謀干脆就在李克農的寢室外搭鋪睡覺,以便隨叫隨到。有時該參謀連續工作幾夜,每晚僅睡兩三個小時,實在困得不行時,便“私自”喝李克農的茅臺,聊以解乏。對這種“快樂的偷竊行為”,愛護干部的李隊長總是睜一眼閉一眼。這充分體現了李克農的大將風度和愛才之心。不過,這位和藹可親、毫無架子的李隊長對干部的要求也十分嚴格。遇有個別同志飲酒過量,他會好言相勸。 謹記此,以提示嗜酒者:茅臺香醇誘人,但切莫因貪杯而誤了工作,誤了自己。

瀏覽次數:

中國貴州茅臺酒廠(集團)有限責任公司

版權所有 2019 黔ICP備17011675號 經營許可證編號:黔B2-20050029

貴公網安備 52038202001007號

体彩超级大乐透推荐号码